慢病健康教育专家大讲堂——慢病防控新解读

信息来源:医脉通 发布日期:2015/10/13

解读一  慢病是势利眼——“暴发户”家是重灾区

“原来慢性病也挑人的啊,同情穷人,少惹富人,就是看不惯‘暴发户’”,在一个分会场,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个听众嘀咕了这么一句。这可不是他自己总结的,而是与会专家们的一致观点。

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孔灵芝在会上透露,我国现有慢性病确诊患者2.6亿人。说起这个数据,世界高血压联盟主席刘力生教授说,现在慢性病发病率最高的不是在大城市,也不是在最穷的偏远山区,而是城乡接合部。究其原因,是因为大城市的经济水平很高,人们的健康观念比过去进步很多,偏远穷困地区虽然经济水平很低,但生活方式没有太大改变,仍旧是粗茶淡饭。而在城乡接合部,由于经济水平的提高,饮食上大鱼大肉太油腻,上网喝酒熬夜,缺乏运动等不良生活方式已经出现,再加上人们的健康意识没有及时跟上,慢病高发自然在情理之中。

对于这一现象,刘力生教授坦言: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个阶段,城乡接合部以及经济发展的农村,将是慢性病防治的主战场。正因为注意到这个现象,刘力生教授透露,近期她们挑选了一批位于城乡接合部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目的就是培训社区医生,再让社区医生去开展人群中的慢病干预。

这种规律不仅在我国存在,放在国际上也一样通行。北京高血压联盟研究所副所长张新华跟大家说了这样一个现实: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率最高的不是在最穷的国家,也不是最富的国家,而是中等收入国家。

坐在张新华教授旁边的中华糖尿病协会会长向红丁教授听了之后连连点头。他说,过去20年慢性病发病率最高的是中亚,尤其以中国最为显著,这正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迅速,环境和生活方式改变,都增加了慢性病的发病危险因素。未来20年,慢病的高发病率将不是中国,而是拉丁美洲国家,因为如今拉丁美洲的经济起飞,将走很多发展中国家走过的道路,慢性病的高发在所难免。

对于那些生活水平提高的人们来说,上述专家呼吁,生活上脱贫,千万别忘了让身体也脱贫。

解读二 靠领导——“老大”一管就不难

如此高的发病率,谁来防治慢病?这次大会上,专家们呼吁患者自己做好生活方式的管理。北京安贞医院洪昭光教授说,要想降低慢病发病率,在没发生慢病前,从饮食、运动、体检等各方面做好一级预防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而这一级预防的工作,一方面是患者自己要重视起来,另一方面,如果慢病人群所在的集体如单位和所在地区的 “老大”(领导)能把慢病的一级预防工作管起来,成效是非常大的。

洪昭光教授的话刚说完,坐在台下的一名来自美国爱心基金会的女士站了起来,她说她一直在中国开展慢病防控的工作,不过她发现,虽然预防为主的口号喊了这么多年,但在基层,特别是在农村,慢病的预防工作一直开展得不理想,现在,她似乎在会上找到了答案。

“慢病防治是个老大难问题了,老大难,老大难,老大一抓就不难。”洪昭光教授想起了原来下基层遇到过一个事情。有一年他去一个地方调研,发现这个地方两家工厂的员工慢性病情况非常有意思,一家工厂患高血压的工人特别多,时常出现员工心肌梗死等事件,而只有一街之隔的另一家工厂的职工却很少有高血压,且从没出现过心肌梗死这样的心血管事件。这引起了洪昭光教授的极大兴趣。

后来经过了解才发现,之所以另一家工厂员工的高血压员工少,并不是“风水好”,而是这家工厂的厂长自己患了高血压,是个高血压老病号了,所以对高血压特别重视,每年对工厂医务室给予极大支持。从食堂限盐,到员工血压监测,都做得非常好。洪昭光教授说,用那个厂长自己的话说就是“因为我是高血压,我知道高血压的危险,所以不希望我的员工都跟我一样,每天吃药,提心吊胆,过得那么痛苦,不然也影响自己厂子的工作效率。”

说到这,洪昭光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小到单位和企业领导,大到省市的领导,以至于国家领导,如果都能把慢性病防治当成抓生产,抓GDP一样重视起来,我国的慢病防治情况肯定会大不一样。

“确实是这样,只要领导重视,慢病防控可以有不一样的效果。”向红丁教授插话了,他说北京某家著名医院,前任院长非常重视控烟,因为抽烟是慢性病高发的独立因素,所以这名院长要求所有职工不能在医院吸烟。由于院长带头不吸烟,上行下效,医院控烟工作做得很好。

一次,院长带着人在医院找烟头,找了一整天,一共才找到了276个烟头,这对日均门诊量过万的医院来说非常了不起。不过老院长退休后,新任院长却是个老烟枪,所以没有继续控烟工作,对于医院抽烟没有反对也不支持。没多久,向红丁教授再去这家医院,发现医院后院里,厕所里,布满了烟头。

“慢病工作不解决,一切都等于零。”刘力生教授说,根据我国慢病规划,到2025年,要求没有控制好血压的人群比例降低25%,这对于我国来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当然也离不开“老大们”的推动。

比如在英国,政府就扮演着全民限盐“带头大哥”的角色。政府通过与食品企业协商,强制性地逐步降低加工食品中盐的含量,并通过大力宣传,在全民中普及控盐意识,目前英国人日均盐摄入量已经较十年前下降了1克。

解读三 学芬兰——藏在黄油面包里的冠心病

慢病多是源于不健康生活习惯的日积月累,有时候甚至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芬兰三十年控制慢病的成功经验,成了大会专家们热议的话题。

据中华心血管病学分会主委、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脏中心主任霍勇和中国疾控中心慢病中心副主任马吉祥等介绍,三十多年前,芬兰的冠心病死亡率曾高达约500/10万,在世界上数一数二。那时,胆固醇含量极高的黄油抹面包几乎是芬兰人早餐的不二选择,而高胆固醇正是冠心病最主要的危险因素。为控制冠心病,芬兰政府用尽浑身解数,如说服人们少吃黄油面包;在对心脏健康有益的食品上印“心脏优质选择”的标签;还推动限盐计划。

通过三十年努力,芬兰人的饮食习惯渐渐发生了改变。黄油面包已不是早餐必选;超过50%的消费者会选择印有“心脏优质选择”标签的食品;盐摄入量较之三十年前减少了1/3。而努力的回报也是丰硕的——芬兰人冠心病死亡率下降到100/10万多一点,已经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男性平均舒张压从95mmHg降为82mmHg,女性由92mmHg降为76mmHg,脑卒中死亡率也随之由60/10万降到了15/10万~20/10万之间。

“在全民层面上,一个小小的改善就可以带来巨大的收获。平均少吃一片黄油面包,血压降低一毫米汞柱,对于减少全民冠心病和脑卒中发病都有巨大的贡献。”霍勇说。

中国有也相似的例子。几十年前,中国人危险性较高的出血性卒中比例远高于欧美,霍勇回忆,那时有专家怀疑是中国人基因问题。但随着饮食习惯和卫生设施的改善,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脑出血占卒中比例现已降至与欧美相似的8%左右,驳斥了基因缺陷说。但该比例在湖南仍高达50%,这一方面与其卫生条件相对落后有关,另一方面也跟湖南人又咸又辣的饮食习惯密不可分。

解读四  调心态——慢病最怕“自己吓自己”

在赵本山小品《卖拐》中,忽悠也能把正常人给弄瘸了。这次大会上,专家说,在慢性病治疗中,“卖拐”真能把人吓出病来。

刘力生教授说,除了环境和饮食等缘故,焦虑、抑郁等心理都助长了高血压的发病率。所以门诊中,有时候医生会心的一个微笑就是最好的降压药。

向红丁教授说,目前我国有两亿五千万人血糖不正常,糖尿病的高发原因,除了体力活动减少,热量摄取过多等,还包括心理应激增多,他一直倡导的治疗糖尿病的“五驾马车”中,第一驾“马车”就是“教育心理”。“没有得糖尿病之前,心理要放松点,得了糖尿病,也不要紧张,既来之则安之,这样有个好的心态,不要自己吓自己,既能防病又能治病。”

中国老年协会心血管分会会长胡大一教授经常遇到这样一些患者,做了支架以后,每天总是疑神疑鬼的,担心这害怕那,吃又不敢吃,喝又不敢喝,动又不敢动,好像支架成了一个枷锁。

说起这种现象,胡大一印象很深的是,他曾经遇到一个患者,做完支架手术后,一天到晚总是担心支架会掉出来,“医生可能会觉得很可笑,但这是患者中真实存在的,如果换位思考,也许医生也不难理解患者的心情了。”而这样的担心却并不利于患者的心脏康复。

“装支架是为了让你生活更美好的,不是增加心理痛苦的。”胡大一教授说,事实上,慢性病人的康复和后期保健,心理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正因如此,他开展了“双心”门诊,目的就是解决心脏病人的心理问题。“我做双心门诊18年了,这个让我很有成就感和幸福感,因为我把患者心中的‘拐’给拿掉了。”

  •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
  • 地址:北京丰台东大街8号(307医院内)8号楼东侧协会楼 邮编:100071 监督投诉电话:010-57528275 秘书处电话:010-57528237 邮箱:mishuchu9986@126.com
  • 网络技术信息中心:博科思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学院国际大厦907B 邮编:100191 电话:010-82330980 邮箱:contactus@cmea.org.cn
  • 京ICP备11043014号-1